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精选30码中特 >
第一次被家暴后应该怎么处理?

发布日期:2020-08-10 03:03   来源:未知   阅读:

  [图片] 本问题已加入专题: 这是家暴,不是八卦 我没有被家暴,未婚就想问下这个问题。假设前提是:男女方都有错,争执中丈夫对妻子动了手的话。俩人平时感情确实好,那么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处理?家暴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但是平时感情好,不能就这样离婚了呀。所以怎么处理比较好? 我说一下我身边的例子吧。 我表姐姐和姐夫有次吵架,不能说是姐姐被家暴,只能说是俩人都动了手。然后当晚姐姐气的回了娘家,我表弟(姐控)知道了…

  我爸爸原生家庭属于传统的农村家庭,在人多力量大的号召下我奶奶一共生了六个男孩,只有第七个孩子才是女孩,就是我的姑姑。作为唯一的女孩,即使在那个不富裕的年代不富裕的农村不富裕的家庭里,我姑姑也从小没受太多委屈,以上为背景

  大伯在几个月前联系好了其他五个兄弟,还有我们这代年轻力壮的年轻人,商量好今年过年一起回老家过年;五个兄弟里我爸爸离老家最远,大概两千公里……即使这样我爸还是赶了回去,那么,他们要干什么

  正月初二,姑爷回门,一家老小齐聚一堂好不热闹,酒足饭饱;大伯往旁边使眼色,女人们立刻找借口抱着孩子离开,女孩们分别从正门和后门侧门溜走,走的时候从外面把门闩栓上,就是下面这种门

  从此以后姑父对姑姑毕恭毕敬,夫妻二人举案齐眉,恩爱有加,生活美满,那个曾经三次家暴自家女人的男人成为了村子里女人口中“别人家的丈夫”开口:你看xxx家xxx…

  我姐年轻的时候被家暴,坐标东北。最后有反转。不是东北人家暴啊,我老公也东北的,特疼我,公婆待我也好,东北大多数男人都是疼媳妇并且怕媳妇。

  说起我这个二舅家的姐姐,真的是一个惨字都无法形容了。她从小父母就重男轻女,她有个弟弟,家庭条件也不好,非常的极其的穷。天降横祸,在她小的时候具体不知道几岁(由于那时候我没出生都是听我妈说的)我二舅她爸爸就被单位同事排挤孤立打疯了。那个年代吧,也没人给申冤,就这样,我二舅妈带着我这个姐和我哥(她弟弟)还有一个精神病患者开始了艰苦的生活。二舅妈是一个非常勤劳正直的人,要说有什么缺点呢,就是重男轻女。所以我姐姐为了她的弟弟从小就不念书了,各种干苦力活然后把弟弟供养到了当上本地高中教师。她十八岁这种家庭条件就找了个比她大十岁的工地工人,也就是我姐夫。结了婚我姐夫一回家就喝酒打老婆,如此反复。据我妈跟我说,那时候我姐天天熊猫眼,有一次甚至进到了医院差点出不来。但是我姐不敢也没法离婚。一个是经济问题,离开这个男人,家人无法供养,因为弟弟还在上学,老父精神病。还有一个就是我姐夫对我二舅是真的好,也不嫌弃他是个精神病天天床前伺候着,手指甲剪指甲都给剪。所以真的没有绝对的坏人,你看,我姐夫这种回家就打老婆的男人也是孝顺的。就这样,我姐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年,生了孩子,更没法离婚了。

  直到有一回,孩子两岁的时候。我姐夫喝多了躺床上压住孩子了。我姐当时就觉得不能这样过一辈子,不然孩子也跟着遭罪。就拼命的吃拼命的锻炼。然后我姐夫再打她发现打不过了,而且我姐还跟他拼命,那种剪鱼的剪子直接戳我姐夫小腿上了。

  从此以后我姐夫动手少了,而且我姐一爆发他就不说话了,也不动了。直到我姐的儿子前面考了大学,我二舅妈去世。我姐淡定的离了婚。

  感谢各位关注这个回答和评论,我看了各位的评论想讲明白几点,前面是我没讲清楚引发可大家的的误会,在这里向大家道歉,我姐夫是做建筑工地工人的,年轻时候来钱快,后来手砸伤了不能干重活,我姐姐也是养了他好几年的。当时不离婚的原因据她所说,是因为老父没人照顾,老母尚在人世不让离婚。我红姐是一个特别善良并且吃苦耐劳的女人,年轻时刚出了月子就开始打工了,我小时候印象最深刻的是她白天在家具厂工作,那个工作又脏又累,还是小作坊,人员少,她什么活都得做,同时她晚上还去我大姨家工厂做汽车用的玻璃水和防冻液,那个工作长期接触化学物质,对人有害的,但是赚钱了利润都会分给她,来钱多。这样坚持了很多年。我姐姐不算是扶地魔,也是她妈着她这样做的,而且她弟弟也是出息,做了高中老师,现在赚了钱也给姐姐。这么多年,我姐姐也是变相养着我姐夫的。即使离了婚,她婆婆逢年过节她也要拿钱过去的。最早他俩住在类似城市周边农村的土房,后来弟弟贷款给姐姐买了楼房,姐姐姐夫一家子都住进去了。这是我见过最善良最能隐忍的女人了,希望各位嘴下留德,不要说她不好的话。我们东北这边,女人性格是豪爽的,不奸诈的,她也没想过那么多什么踢开自己的老公,一开始也是为了好好过日子的,忍也忍了这么多年,养也养了这么多年了。不是真的过不下去不会这样的,有次汗蒸我看到她从右侧下腹那个地方到大腿上密密麻麻的那种疤,我都为她心痛,后背上,也有很多烟头烫的,各位说她的人扪心自问,如果换做是你,你不会在午夜梦回的时候问问自己,想不想离婚吗,要不要同归于尽吗?

  2019 年 11 月 25 号 Papi 酱旗下的一位知名仿妆博主宇芽发了一条长微博,控诉自己被前男友沱沱长期施暴,还附上了一段在电梯里被家暴的视频。家暴这个话题再次进入了大众的视野。

  其实我们在做婚姻家事法律咨询的时候,常常会聊家庭暴力这个话题。话题开始的时候当事人通常会说:「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打我了。」

  来咨询这个问题的通常不止经历过一次、两次、三次的家庭暴力,而是长达五年,十年的忍耐。聊天中常出现这样一句话:「他对我好的时候,还是挺好的。」

  家暴最残酷的地方,不是承受暴力的人被打时的害怕和疼痛,而是在她历遍艰辛之后,回忆起施暴者的好,还是心存侥幸,期待着他能够悔改。

  在聊天的最后,通常是以当事人的一句发问结束的:「真的不能改吗?」犹豫再三,她说回去再考虑一下,于是又开始了一段新的原谅与忍耐。

  真的不能改吗?这个问题作为一个律师没法回答,我们只能提出一些建议,希望当事人能够更好地保护自己。

  遭遇家暴第一时间应当带上自己的东西,在确保人身安全的情况下,尽快远离现场,防止受到更严重的伤害,并且尽可能的通过拍照、录音等方式保留受暴证据。

  家暴不是丑闻,遭遇家暴一味的忍让只会助长施暴者的嚣张气焰,你越卑微,对方越容易肆无忌惮、变本加厉。在遭遇家暴的时候应当积极寻求外界的帮助。

  沱沱离过三次婚,在宇芽被家暴的事情曝出来之后,他的两任前妻找到宇芽,她们也遭遇家暴,却都没有报警。

  沱沱的第二任妻子金秋在采访时就说到过:「他会有一套非常完整的说词,然后让你一直去原谅他。(离婚之后)中间他一直在威胁我,他会威胁我要杀我,要杀我全家,要烧我的房子,因为他会很坏,一是你胆小,二是你没有保留证据,他就可以肆无忌惮作恶下去。」

  一味的忍让不仅是对自己的不负责,还是对暴力的纵容。那么在遭遇家暴的时候可以寻求哪些外界帮助呢?

  在遭遇家暴后,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一定要第一时间报警。警方出警,可以及时制止家庭暴力,按照有关规定调查取证,协助受害人就医、鉴定伤情。

  许多人觉得家暴是夫妻之间的私事。施暴者认为「我打自己的老婆,别人管不着」。而承受暴力的一方总觉得还能忍一忍继续过下去,报了警可能会影响到对方的工作和前程。

  其实家暴情节较轻,警察一般是当成家庭矛盾进行调节的,不会给予治安管理处罚,由公安机关对加害人给予批评教育或者出具告诫书。

  因此,遭遇家暴的时候及时报警,不仅可以制止家暴,而且在日后想要离婚的时候,出警记录和告诫书可以作为认定家暴事实的重要法律证据。

  我同学他父亲家暴,他挡在他妈前面没还手,挨了他爸一鞭子,他妈疯了,上去一下就扑到在地,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力气,轮圆了啪啪,抽得他爸只求饶,他爸后来窜起来把他妈推倒想跑,他妈跳着抄起一把菜刀追着他爸声嘶力竭地从家门口直追到了小区大门,让保安给拦下来了,他妈回来一下子就瘫软了,浑身打颤搂着他哇哇大哭,我们去过他家看过他妈妈,一米五几也不壮,很好的一个阿姨,他爸说起来也不坏,就是跟他和他妈冲一点,但是是一米八大高个,这事儿如果不是他跟我说的我真不相信,他爸那天没穿鞋就跑出来了,后来的事情我没细问,阿姨没离婚,叔叔曾经跟他说过,这辈子都没见过他妈那个样子,估计那会儿真是爱子心切,已经不要命了,你想想一米五几的瘦弱女子把一米八几大老爷们扑到地上一手摁住一手只抽嘴巴得有多大的力气,而且他妈拿着菜刀狂奔起来他爸只觉得追上就可能没命了……后来我又去或他们家(我跟他关系很好,我们在一起玩),他说他爸爸和妈妈分开住了(两个屋),自打那以后,他爸也就彻底对他妈妈产生了一种油然而生的敬畏心理……

  接着将突破700赞再来分享一点吧,有关家暴给我的感觉就是除非零容忍,否则家暴没有一次两次,只有零次和无数次,家暴的性质也要从施暴者和受暴者行为即施暴形式和程度而论,这里要提到的是家暴的定义,家暴并不局限在父母之间,家长和孩子之间,任何两个或多个家庭成员之间,甚至家庭的某些特殊组成,在受到单方面的胁迫,恐吓,语言暴力,冷暴力,性暴力,肢体冲突时安全防线崩溃形成的家庭关系和氛围有不可逆转破裂的行为都应该称为家庭暴力,注意不可逆转不是指不可修复或永久性损伤,而是指以往的家人相处模式和关系出现了不可忽视与无法消除的影响。

  家暴的性质和内容形式因为很难确定实质性,所以一般报案和诉讼会当做一般家庭纠纷处理,但是如果出现受暴者级别性伤害与精神方面的严重影响性质就会从一般家庭纠纷上升为民事诉讼既而触动刑法刑罚,构成刑事犯罪,而因为有的受暴者在第一次受暴后碍于面子和家庭成员的阻拦选择息事宁人的态度或无法报警与离开,通常这样的情况造成的结果不是感化唤醒施暴者的道德意识和良知,更大的几率下只会加剧暴力的程度和频率,一而再再而三地形成伤害,所以有过一次这样实质性的家暴,家庭成员之间必须意识到这已经触动了一个人人身安全的底线,是绝对不能姑息和任由事态发展随遇而安的侥幸心理。

  家暴其实很复杂,一般来说,世界上有三分之一的家庭遭遇过不同程度的家暴,其中就有部分伴有实质性伤害的案例,家暴不分民族,不分性别,不分取向,不分年龄,不分国籍发生在世界各地,严重威胁家庭和睦和身心健康,但是很多人暂时脱离家庭成员关系在社会中扮演不同角色时却表现出完全不同的姿态,比如《不要和陌生人说话》里的冯远征老师扮演的安嘉和医生,他作为外科手术医生时态度谦和做事谨慎且有序,完全没有作为丈夫时的那种残暴和凶恶,有人说他虚伪他变态,确实我们直接的评价就是如此,但是你却不能否定在很多场合你会百分百能够抑制自己的冲动和肢体行为,从很大程度上讲,愤怒和肢体行为是息息相关的,很多家暴者在施暴后异常后悔立即道歉并悔改,一段相安无事后又会重蹈覆辙。

  这里我就提醒受暴者,其实论起无辜来你们的确是受害一方算是,但是施暴必须是两方存在才能实现的行为,所以在受暴后不要当做一个无辜受到不公待遇的怨妇或者情绪低落,你要明白必须进行有力的回击才能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不要听信施暴者的道歉或悔改,因为家暴这个问题牵扯的是心理问题与神经方面的问题,严格意义上来说和一个人的人品性格阅历学识素质以及自控能力没有绝对的关系。

  你要明白你们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处境,必须分开在解决完角色缺失方面的问题后才能解决实质性的家暴问题,而一般是需要专业调节师和心理咨询师的介入才能够解决,再来才是婚姻的问题,婚姻是两个人共同经营组建家庭的形式,老话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是建立在人格平等,夫妻和睦,能够正常相处的条件上,婚姻是两个人决定的事情,其结果不能受你们以外任何人任何形式上的阻拦或干预,如果你们的关系破裂到一定程度即便解决了家暴问题也无法化解心灵上的芥蒂与损伤,这段婚姻其实已经没有继续经营下去的必要和理由,两个人相处分工彼此搀扶走完的人生,你们的手都牵不到一起便不必强求,当然这是在你想清楚之后做的决定,因为施暴者不会第一时间决定离婚,同时对于原生家庭成员,比如孩子和老人,他们饰演的角色因为不能真实体会你们两人之间出现的裂化,所以他们不会提出对你特别有用的建议,一般来说家暴发生后第一反应应该是离开,保证自己人身安全才是首要的行动,离开之后确保你能够在脱离原生家庭的相处模式下能够自立自理,保护自己的人生财产安全,第一时间将处理自由财产,注意如果你有意离婚的话先不要动家庭资产中的夫妻共同财产,因为擅自转移在最后涉及财产分割的问题上会出现不少问题,在相对安稳的条件下先打理自己的生活,在另一方找上门时能有效保护自己,接下来才要处理你们的问题。

  我前夫一直以为我脾气好好说话就是懦弱,在家里经常对我推推搡搡的,有次喝了酒之后竟然炫耀般的当着他朋友的面突然轮了我两个耳光,说自己是个男人,下手很重,一下子给我扇地上去了,还踹了我好几脚。

  他朋友一下子就酒醒了赶紧把他送医院。后来在医院里我坚决要和他离婚,他追悔莫及。

  但是家暴这种事情只有零次和无数次。等他回家后我手上拿着一把菜刀很平静的和他说,不离婚也行,什么时候睡觉的时候我把你下面剁了看你那时候要不要和我离婚。大不了我去坐牢,但是要是你敢告我就所有人都知道你下面没了。要么现在离婚,反正财产公证也做过了,要么就等我剁了你再离婚,我看你还取不取得到下一任老婆。

  他害怕了,我们很快就去办了手续。后来有一次偶然在街上遇到,他在和他的新女友吹嘘他是个男人,看到我的一瞬间就蔫了。

  一般来说个性强硬的女人,不太可能挨打,因为真不能控制自己情绪的人是极少数,99%的人都会在动手之前估算后果,不然世界上那么多领导上司早就被人打死了。

  换句话说,大多数宣称自己“只是太生气才打人”的家暴男,他们的本质并不是“暴脾气”,而是“欺善怕恶”或者“恃强凌弱”,这种品质不值得哪位好姑娘与之共度一生。

  (如果他真的连老板都打,建议你联系他的家属,把他送去精神治疗,狂躁症药不能停)

  如果你生气的时候,总是自己憋着,如果你在菜品里发现异物之后,总是选择默默忍受或者两三句就被餐厅服务员打发掉,那你就得小心了,人渣最喜欢你这种在沉默中灭亡的类型。

  他们绝对不会去找一个“分手后大哭大闹,撕逼打人,并将渣男大字报贴在单位门口”的泼妇,他们总能在人海之中一眼就发现你这个受气包。

  所以平时请把自己生气的样子展现出来,人渣们看到之后,自然会把你的名字从他的备选方案里划掉。

  实践出真知,作为一个在社区工作过的前居委会大婶,告诉大家面对家庭暴力只有两个办法:

  2.[加倍报复回去]即使是第一次遭受家庭暴力也要报复回去,让他在一开始就知道施暴的后果,从此再也不敢动手。

  答主见过的家庭暴力事件不下50起,[加倍报复回去]是最好的解决方法,除此之外什么警告、威胁、找父母协调、找社区协调、报警……真的没有大用。(整篇阅读不到30秒,请您耐心看完)

  案例1.夫妻双方是新婚不到一年的小夫妻,二人因谁负责打扫家里卫生为导火索一直吵到当年结婚时聘礼彩礼问题。男方在争吵过程中就打了女方两个嘴巴子,女方不服还手,二人厮打在一起,但男方凭着180+的身高体重将女方吊打。

  在第二天男方上班后,女方砸烂了家中全部电器:电脑、电视、空调、吊灯、烤箱、冰箱甚至所有玻璃的家具,然后收拾东西回娘家。一周后男方父母领着男方去女方家赔礼道歉,才将女方领会来,此后男方再也没有动过手。

  总结:体型悬殊的情况下千万别硬碰硬,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材烧。只要你给对方造成的损失大于你收到的伤害,他自然而然就长记性。如果觉得砸家电成本太高,那么请看第二个案例。

  案例2.夫妻结婚20多年,男方长的膘肥体壮还长年喝大酒,喝完酒就打女方。对于家庭暴力女方一开始找男方父母,双方父母也劝过男方;二人来社区协调过3次,每次男方的态度都是无比配合,并且保证积极悔改;报过警,警察也只是批评教育。

  最后一次家庭暴力,男方喝完酒后又打了女方,打完人后男的就去睡觉了,女的在他睡觉时将男的衣服脱光,用绳子把他捆在床上,用竹枝(扫大街扫帚上的)抽男方,将男的抽的皮开肉绽并告诉男方:如果再敢动手打她,她就会在男的睡觉后把他往死里打或者往他饭里下药,毒死了一了百了。从此以后男的再也没动过手

  总结:如果没有男方喝酒一醉不醒的机会怎么办?那可以创造机会,将食物中放入微量助眠药物。如果下不去手怎么办?我还有第三个办法

  案例3.找家人朋友打他一顿。但答主不太建议这种方法,因为男方如果报警将会连累家人朋友,自己的事自己反击即使闹大也是有理的。

  很多被施暴人会选择沉默,因为老话常说:“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对于这种观念我只想说:净tm扯淡!暴力会使人上瘾,你老公使用一次暴力让你乖乖听话,他会尝到以捷径满足自己心愿的甜头,以后他就会屡试不爽,很容易从以前吵架时动手发展到稍有不顺心就动手。

  或许大家会觉得以暴制暴并非良策,可以动用法律,但我想说的是:有光的地方就有阴影,总会有地方是法律无法照顾到的。

  打人的他老了,回家没人理他,自己也醒悟了很多,下雨的时候还知道问我要不要接。

  把我弟打到浑身青一块紫一块,脸上全是肿的,不敢请假,还得去上课,他说是摔的。

  后来我们长大了,我弟在打游戏,我在追剧,他俩在客厅吵架,然后就听到了耳光的声音,我冲过去推他,根本推不动,我弟过去把他按住按的死死的,咬牙切齿的说,你再动妈妈一下,我就打死你。

  因此在提起诉讼之前还需要做哪些准备?希望这篇由真实经历改编的文章可以提供一些参考。

  随着法庭上的一声宣判,我看见方丛笑的脸上露出一丝胜利,对于她来说,长达 10 个月的离婚官司打完了,她的律师和家人此时已经走过去,笑着和她拥抱。而被告席上,她那个已经是前夫了的老公,却垂头丧气,牙关紧咬,如果我没看错,他还伸出脚狠狠地踹了一下桌子。

  听众席上一个肥胖的老阿姨,高声大骂:「方丛笑!你知不知道羞耻!你敢甩掉我儿子,我让你这辈子吃不了兜着走!」

  方丛笑好像没听见一样,挺直腰背,扬起下巴。用她那一贯的笑容对我们说:「走,待会我们去庆祝一下。谢谢大家的支持。」

  有灵感的时候,工作到晚上一两点那是常有的事。那天,我对着电脑敲下最后一个字,又自己看了两遍稿件,觉得差不多,就盖了电脑,起身去洗漱。

  而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作为一个深居简出的自由工作者,很少会在这么晚了还有突然的电话。我亮起手机一看:方丛笑。

  方丛笑和我是大学室友,我们都在京城念完大学后,就留在了同一个城市工作。她去了私企上班,做了个不高不低的小主管,我成了自由职业,天天在家赚点糊口的钱。

  晚上 1 点半,我匆匆从出租车上下来,关了车门就赶紧往小区里跑。方丛笑家住在七栋,我熟门熟路的找到她家的房门。

  方丛笑此时左半边脸已经全部高高肿起,皮肤发红,眼睛下也有淤青,嘴角有血,感觉是被打的时候,咬破了嘴。

  「你怎么了?」我赶紧走进去,呼吸都一滞。「这是遭贼了吗?你身上怎么样?我们赶紧报警!」

  我拿出手机打算报警,什么事情,警察来了再说吧。方丛笑家的这个小区,之前被爆出过有快递员趁着上门强奸女业主的案子,闹了蛮久才平息下去。

  我扶起方丛笑,她一脸痛苦,手捂着肚子,稍微一动就不住的抽搐。但是还好——衣物是整齐的。

  我看着她拉开了抽屉,拿出了一把刀,紧紧地把刀握在手机,有些发抖。我想想方丛笑的性格,赶紧一手拉住她:

  我的话好像起了作用,方丛笑停下了脚步,她舔舔干枯的嘴唇,似乎在飞速的考虑着什么。

  我有些失望,方丛笑不是要像那些贤妻良母一样原谅吧?我陪她坐了一会,她说到:「先去验伤,再报警。」

  去年的时候,方丛笑结婚了,婚后的她忙于婚姻生活,我们见的也就少了,方丛笑的老公,我只在她俩的婚礼上见过一次。我记得婚礼上方丛笑身边站着个比她高半个头的男人,和宾客们热络的寒暄,也似乎比较有保护欲,主动的为方丛笑拨开拥挤的人群。

  旁边的老同学纷纷都夸方丛笑找了个乘龙快婿,长得帅气又有风度,我也跟着举杯敬酒,一起笑着拍照。

  虽然我并不知道她俩什么时候拍拖,什么时候决定结婚,但是我在朋友圈里看她晒过情人节礼物,漂亮而有心意,从偶像剧的思路来说,这应该是一个幸福的故事,后来大学同学的群里,每每有人闲暇的时候聊天,都说方丛笑嫁得好。

  锁好房门,我们搭上了去医院的出租车,开车的师傅看方丛笑扭曲着的脸,什么都没说,一路把车开得飞快。在去医院路上,方丛笑跟我说了她今晚这些遭遇的来龙去脉,故事其实挺简单。

  终于有一天气不过了,趁伯伯睡着的时候,拖了一把菜刀照着肩膀就砍了下去(皮肉伤,未动及筋骨)。

  因为每个“人”最后成长起来的行为和认知模式都是基因和环境交互作用的结果。

  这两兄弟从父亲那里继承了冲动、爱动手的基因和习性,然后又从母亲那里接收到了“不高兴就打女人吧,反正她们是不敢反抗的,随便揍吧”的反馈。

  二、如果你实在舍不得、做不到分手/离婚,那就要狠狠地收拾他一次。收拾的尺度是确保他下一次绝对不敢再动手为止。

  既然要收拾他就要“一招毙命”,让他为这一次的行为付出的代价巨大到下一次动手前他要考虑一下“我这一巴掌扇过去是不是不太合算?”

  比如说,他全身上下连他父母都只能掏出10万块的家当,那你就要他不管哪里去凑去借也要弄到20万存到你的户头上,顺便把这20万花光,不管用来买什么,花光它。

  也不要威胁下一次再这样就分手/离婚,这一次你都做不到,下一次你就能做到吗?

  你只需要用行动告诉他“他必须要为他的行为付出超出他承受能力的代价”即可。

  作为成年人,你有选择的自由。也要有承担自己的选择的结果/后果的能力和心理准备。

  因为,既然他敢做,那就说明他就没打算把你放在眼里。他吃准了你不敢对他怎样他才敢挑战你的底线。

  我有个婶子,1972年生人,排行老四。她的家族非常信奉多子多福,她爷爷兄弟姊妹共九人,她爸爸兄弟姊妹共七人,她自己有四个姐妹一个弟弟,堂兄妹表兄妹加起来也得三四十个。

  毫不夸张,七十年代山东抓计划生育那么严,她爸爸为了多生几个孩子,把村主任的工作都辞了。整个家族比赛似的生,最最搞笑的一点是,谁家超生之后,丝毫不愁罚款,毕竟亲戚们给的汤米钱就能抵消一部分。他们家族“集资生孩子”的名声,周围几个村都传遍了。而且各家感情都非常要好,逢年过节都聚在一起吃饭。据她说大年初三回娘家那天,各家18岁以下的孩子加起来都能坐三四桌。

  有天婶子的五妹跑回娘家了,满脸青紫,一进门号啕大哭,说他老公打麻将输了好几千,跟她吵架,把她打了,抓着她的头发往墙上撞。

  婶子他爹气得不轻,当场打电话跟亲家理论这个事,结果对方连句道歉的话也没有。老爷子一怒之下把其他女儿女婿、自己亲儿子、侄子、外甥、外甥女婿们全叫来了,三十多号人浩浩荡荡杀到五妹家,也不进屋,把五女婿拖到大门口,那一顿揍啊,据婶子说,她被愤怒的兄弟们挤到了外围,都没捞着动手……

  邻居看了害怕,赶紧去叫五妹的公婆。这俩老的来了之后差点跪下,好说歹说才把儿子救出来送医院,从那以后再不敢在五妹跟前梗脖子了……

  我家和我姐夫家都是中产阶级(由于从小父母都比较忙,所以家里面一直有一个阿姨照顾我们),姐夫本科二十七周岁独子,姐姐硕士二十九周岁。两人收入也相当,结婚前都有房和车(无贷),而且两人结婚又大赚了双方父母一笔钱,我姐陪嫁两百万,姐夫彩礼一百万,都在我姐那里,所以双方都无经济压力也没小孩,由于上班方便她们两夫妻一直住在我姐姐婚前买的房子里面。我姐姐脾气暴躁不让人,小时候被她教育是家常便饭,后来打不过我了,我们就姐友弟恭了。反而是姐夫的脾气温和,不然我姐也不会看上他。

  两人结婚都大半年了,共同建设美好家园的新鲜劲也过了,就渐渐的出现问题了,我姐夫最近迷上了吃鸡,一下班回来就打游戏,我姐下班回家煮好晚饭还要叫他吃饭,姐夫才会打完游戏过来吃饭,而我姐作为新时代女性煮了饭是不可能再洗碗的,洗碗一直也是姐夫的事,我姐吃完饭就把衣服放到洗衣机里并叫姐夫睡觉前把衣服拿出来,我姐就上床了,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姐看到昨晚的碗筷还在餐桌上没洗,我姐就来气了,还没等我姐发作,我姐夫吓得花容失色马上说今晚回来洗、今晚回来洗,我姐也没有计较了。

  晚上回家我姐又要做饭了,我姐夫还没回家,我姐顺手就把碗洗了,然后就越想越气,姐夫回家也没给姐夫好脸看,然后吃了饭就回房间了,晚上快十一点了姐夫还在书房打游戏,我姐就去叫他早点休息,看到桌上的碗还是没洗,我姐就爆发了,就在打游戏的姐夫面前疯狂逼逼,姐夫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还把QQ音乐打开,跟着节拍哼起了歌,我姐顺手就把他的 耳机从他的头上扯了下来,然后又开始疯狂教育我姐夫,我姐夫也不服气就恩、恩、恩的回答着,我姐最后也没办法就准备转身走了,突然想起昨晚的衣服,打开洗衣机果然衣服还在里面,然后就了。我姐拿起洗衣机的衣服,全部挂到我姐夫头上去,我姐夫就拿下来丢在地上继续打游戏,她又挂上去,一来好几个回合,两人都有点情绪失控了,我姐夫把衣服顺手拿下来的时候为了宣泄情绪就用了一点力,刚好就打到了我姐(姐夫知道铸成大错,大脑已经完全死机),我姐顺手就捡起地上的衣服疯狂的向姐夫发动攻击,最后我姐也打累了也流下了弱者的眼泪,要和我姐夫离婚。

  由于打到我姐的是衣服的拉扣,而且我姐皮肤很好,轻轻碰下就会青一块,我小时候可吃了不少亏,当然这次也青了一大块,我姐就用手机照好受伤的地方,分别发给了我父母和姐夫的父母,打电话说我姐夫打他(我姐夫那时还在他的电竞椅上瑟瑟发抖)。

  我爸妈接到我姐的通知后,叫上刚刚睡着的我,火速赶到案发现场,准备对肇事者抽筋剥皮。我们到的时候姐夫的父母都到了,姐夫的爸爸在书房教育坐在电竞椅上的姐夫,姐夫的妈妈就疯狂安慰我受伤的姐姐。我们到的时候,姐夫父母漏出了尴尬的微笑。

  我妈看到沙发上委屈的姐姐,我妈就耐不住性子了,一个健步冲上去,也想和我姐夫也比划比划。姐夫他妈眼疾手快拦住了我妈,宽慰我妈说,先把前因后果弄清楚再说。然后,我姐和我姐夫相互查漏补缺的把事情的经过说给了我们听。

  听完以后,姐夫他妈就笑着说,小事情小事情,以后你们不想洗碗就回家来吃,妈妈绝不让你们洗碗。看我们都不说话,姐夫他爸又开始说“你们要是不想做家务,爸爸给钱帮你们请个阿姨,怎么样” 这时受害者的妈妈开口说道“这倒不是什么请不请人的问题,那家的丈夫一回家不仅打游戏还打人”这时电竞椅上的姐夫用微弱的声音说“没有,不小心”这时候受害者情绪激动的说道“我做饭该不该你洗碗,我扫地该不该你拖地,不是我们不想做家务,是你不想做家务”。这时受害者父亲向我要了一支平时不敢抽的烟,忧愁的点上,深吸一口,慢慢的说道“XX(姐夫的大名)你要是不想过日子了,就别过了,劳资的女儿不是来给你洗衣做饭的,她也不该......”受害者父亲话还没说完,受害者母亲又情绪激动的说道“我女儿又没卖给你,就是离婚,我们也可以养她一辈子,还在你这受气。“不是不是,XX没做过这些,男孩子晚熟一些,等以后当了爸爸就好了”姐夫的妈妈连忙说道。“当爸爸?他这个样子怎么当爸爸。晚熟个屁,他没做过我女儿就做过,我女儿就该做...”

  姐夫向姐姐道歉,保证以后及时分担家务,以后姐姐对他说话不许装作听不到更不许听歌,少打游戏,不允许使用暴力等

  确实姐夫不对,可是我真的有点恐婚,希望我以后的老婆温柔一点,我姐这样的简直太厉害了,有勇有谋,我害怕。

  没想到我写的这个答案目前至少已经有三百人看过了,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我特别高兴。我写这个答案的目的是想告诉大家,在遇到不公时要坚定的说不,在遇到压迫时要勇敢的反抗。千万不要逆来顺受,当一个懦夫。

  答案后面的评论,我基本都看过,有些评论真的让人匪夷所思。本来不想理会,但是我都写答案了我就决定负责到底吧!其中有极个别女性同胞特别极端,恨不得我和我姐夫以死谢罪,来消除她们心中的怨气,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田园女权。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男性同胞的评论,评论中只有百分之二十是认识到我姐夫的错误,百分之八十还全部怪罪在女方,我承认我姐是有过激的地方,第一是,不该用衣服打我姐夫,因为这也是暴力,第二是,故意夸大自己受到暴力的事实,让双方父母焦急,男方父母慌忙得连睡衣都没有换,就赶来了。其他的我觉得并无什么不妥。但是下水道男权不这样想,他们觉得我姐强势,难道反抗不公平的待遇也是强势?他们觉得我姐夫懦弱居然被一个女人欺负了,简直丢了广大下水道男性的脸,要怎样才能证明我姐夫不懦弱呢?用拳头吗?还是一直欺负自己的老婆,让她一直干家务,自己打游戏?他们还觉得我父母护短,应该教育自己的女儿,我简直觉得他们智力有问题,我姐夫的父母一直弱化自己儿子错误,而我父母只是指出我姐夫的错误,怎么就成了护短了?难道我父母要告诉我姐,你是女人你就该做家务,男人就该有耍,这样才是通情达理的女方父母。这样的下水道男权和田园女权本位思想太严重,只会站在自己的角度为自己强行解释,说白了就是极度自私。

  但凡,我姐夫在我姐想解决问题的时候,给出一点回应,谁又愿意让自己的父母为儿女担心呢!

  最近忙一直没看知乎,没想到这么多赞了,那我就再解释一波。玩知乎的小孩子还是多,没有一点生活气。如果洗碗就是洗碗,那这个世界就是美好人间。洗碗包括的太多了,比如擦桌子、清理水槽、厨房台面、抽油烟机、调料位置、垃圾、地面等等。洗碗机洗两个人的碗真的很鸡肋,我有时间把碗放到洗碗机里,那几个碗我都洗好了。其实真的也不是洗碗的事,生活中太多小事了,夫妻之间的摩擦是不断的,自己要承担自己的责任。

  经上次一役,姐夫真的表现得很好,我也忍不住想为他说两句。我姐夫以前是校队的中锋,现在我们也经常在一起打球,有时候也会和人有点摩擦,他可一点都不让人。后来我也和他交流了一下,他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也很自责。

  我真后悔当时脑子一热,把家里的事情,写到知乎上面。现在感觉就是老太婆的裹脚布一样。

  婚前算计,是在他们谈婚论嫁,两家人见面时娘家婆家都说好要给小两口共同财产,扯证后娘家兑现了,婆家说把钱拿去放高利贷没收回来,于是,婚宴蜜月婆家没出一分钱,婚后男的说自己工资还房贷(婚前买的,属于婚前财产),车贷,油费,电话费就刚好用完,于是,女方用自己工资养家,负担共同开销,怀孕生娃坐月子全是女方自己的钱。

  浇开水是烫的她老公,但是,那时是2月!!!天气如何大家都晓得,穿厚睡衣,还盖了被子,男方也注意不可描述器官,所以最后只有腰,大腿烫红了,脱了些皮。

  她为啥选择用枕头和开水??因为她当时剖腹产才40多天,月子自己照顾自己和娃儿,根本没力气,枕头和开水是她唯一能用的工具,水果刀都只是用来防身。

  一个没坐月子的产妇,半夜要自己起来喂奶照顾娃儿,没人帮忙(老公去客房睡了)吃不好睡不好,冷暴力还不可怕??被打了一耳光还不够让她哀莫大于心死????

  况且那记耳光是把她打得耳鸣眩晕,回过神来,家里乱糟糟没一个人在,娃儿再哭,婆家人在外面吃了饭回来当她不存在,嫌她把家里搞得很乱,都没问她吃饭没?连个表面功夫没做!!!

  我不知道留言有人为啥还觉得被打了一耳光是大惊小怪,只晓得,如果是我在月子遇到这事,我直接上菜刀!!!

  至于抑郁症不负责,是直接用的她婆婆的话,离婚谈判,分财产和抚养费时,渣男还想讲价,是婆婆拉着渣男说:给钱了就一了百了,不然留个精神病,哪天把我们一家三口杀了都不得负责!

  仅看我之前说的,不少人觉得很爽,但这背后心酸造孽,真的是像让我想哭,一个温柔端庄,高学历,书香门第家庭出身的乖乖女,连脏话都不会说,把她逼到同归于尽的地步,到底是哪个害得?

  经历这事,我觉得女孩子在婚姻中厉害一些,自私一点,刁蛮一点都好,千万不能像我闺蜜那样被欺负。

  至于有人说,女方之前还在整理财产,那时因为她个人财产已经被算计的差不多了,毕竟接受过高等教育,至少晓得留后路吧??

  更重要的是,她舍不得孩子,男方家摆明不在乎娃儿,如果她死了,娃儿留下,男方还不是用她的财产再婚生娃?????

  之所以把这事发在知乎上,是希望更多的女孩能看到,千万不要像我闺蜜那样善良体贴。

  一个闺蜜,婚前婆家就算计她,忍了,结果第二年怀孕生女,婆家全部冷暴力,最严重的一次,她老公打了她一耳光,她不哭不闹,婆家耀武扬威的出门吃饭了,她一个人在家收拾,喂娃,陪娃。

  你们以为这就完了吗?高潮来了,那天晚上,她把娃儿喂完夜奶后,把孩子反锁到书房。把她所有钱,密码,财产等发给爸妈。又给我们几个好朋友发微信,说终于要解脱了。

  然后,烧了一壶水,沸水,在他老公床边,用枕头死死捂她老公的头,用尽全身力气,她老公差点没窒息,好不容易挣脱,中间过程好像也被她老公踢了几脚,又被开水浇了,还专门浇某个不可说器官,大部分浇到大腿和腰上了。

  公公婆婆被吵醒,震惊,后来得知,公公婆婆看到她就像疯了,要杀人,不晓得她从哪拿了一把水果刀(应该是提前藏到某个地方的),打算和他们同归于尽。

  最后检查,才晓得她已经有严重的产后抑郁症,离婚,分了大部分财产,婆家其实不愿意的,但确实被她吓惨了,何况晓得是抑郁症,被杀了都不得负责。

  现在,好多了,我们才晓得,当时她已经很多次抱着娃儿想跳楼,但又舍不得娃儿,又觉得对不起她爸妈,后来打算和婆家同归于尽,娃儿留下来,活不活看娃儿的命。

  这么几年了,我最庆幸的是,她产后抑郁还好没跳楼,而是选择和婆家同归于尽,至少没有死人。

  与妻子相亲认识,初次见面,她上去有些腼腆,又有些严肃,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

  不过话说回来,那时的自己脑海里是婚姻,妻子,用父亲的话而言:“一个女孩,即使在凶,也无非是摔砸些小东西罢了。”

  谁买了一辆新车,谁在市区买了一套房,谁的衣服一千多块,谁的化妆品八九百。

  后来,有些忙碌,便回去的很晚,那天回到家,她做在沙发质问我:“回来来这么晚?还做不做饭了?”

  那一日,我爆发出了一切对她的不满,争吵了很久,她气不过,随手拿起了一旁坏掉的点灯帮,砸在我身上,玻璃渣子溅的满身都是。

  次日回到家中,她便大声斥责,我只想结束这场斗争,便赔起了笑脸,说起了好话,她让我下跪,我犹豫一番,便跪在地上,晚上,她又命令道:“睡在地板上。”那晚,我待在角落。

  隔天清晨,我迷迷糊糊睁开眼,她一脸平静的出现在我面前,我可笑的以为她气消了些,她说道:“我的早饭呢?”“我现在去买。”

  “不用了,你还是跪着吧。”随后,她从院子里拿出一根树枝,让我咬在嘴里,我选择了拒绝,夺门而出。

  后来便又争了起来,她上来打我两个嘴巴,问候了父母,我一脚把她踢开,便扭打在一起,我知道我很软弱,但男人的力气比女人要大的多,我把她按倒在地,大声嘶吼,她似乎被吓坏了,安静了一下,又扇打起开,我用最后的力气把她抱起来,扔到门外,锁上门,躺在地上,那时只觉的很困,很困,特别想睡,她在门外大吼大叫,用脚踹门,用石头砸......

  我大姑年轻时候第一次被大姑父打,我爸冲到她村里把大姑父打的满村子跑,最后大姑父被打了个半死。二十多年来,大姑父啥事儿都先问问大姑,什么都是大姑发话。就是逢年过节,大姑父来我家看到我爸总发怵。

最新文章
阅读排行

Power by DedeCms